天博 > 天博中心 > 天博新闻 > 天博中心
天博新闻

天博阉割后依然被限制上映,这部韩国犯罪片到

时间:2021-02-18   编辑:天博体育官网

  天博天博平台

  今天给大家准备了一部压箱底的“狠货”。

  都知道韩国电影的尺度堪称亚洲之光,什么血腥暴力都不在话下,疯起来连自己国家都黑的体无完肤。

  但今天邪君要说的这部电影,却是韩国首部被禁的商业片。

  就是这部——

  看见恶魔

  ? ?

  当时韩国审核部门给出了这样的评价:

  影片中存在大量毁损人类生存尊严与价值的场面。

  而这也是邪君在开始讲之前,想提醒各位的,影片中真实的肢解、食人镜头相当残忍,心理承受能力差的邪粉确实要谨慎观看~

  但真实的暴虐反而也说明了这是一部好片,如此血腥重口依然在豆瓣有7.6的高分。

  影片的两大男主,一个是李秉宪,韩国电视电影大小奖项几乎拿了个遍,后又进军好莱坞,接连出演了《特种部队》、《赤焰战场2》、《终结者5》这样的大制作。天博

  另一位崔岷植,看过《老男孩》的朋友应该对这位大叔不会陌生,堪称“韩国周润发”的他,几乎就是一部韩国电影发展史。

  两大实力派,一个是被丧妻之痛吞噬的复仇恶魔,一个是手段残暴的变态杀人恶魔,可以说两个男神都贡献了“恶魔级”的演技!

  电影开始于一个雪夜,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的车在路边抛锚了。

  她叫珠燕,是男主李秉宪饰演的金秀贤的未婚妻子。

  金秀贤是国情局的一名特工,平日里工作十分繁忙,这天还是珠燕的生日,尽管两人只能打电话来互诉衷肠,但从他这一脸宠溺看得出来两人感情非常甜蜜。

  深夜、大雪、偏僻的小路,独自一人的女性,这完全就是给变态杀手准备的完美猎物。

  蓝色的装饰灯如同恶魔的面孔,天博但讽刺的是那其实是一对天使的翅膀

  电影也没有藏着掖着,她果然就被崔岷植饰演的变态杀人狂张京哲盯上了。

  尽管珠燕拒绝了这个陌生男人给自己修车的“好意”,但所谓变态杀手,根本不讲套路,也没有被拒绝了就作罢一说,张京哲直接操着铁棍闯进车里,把珠燕打得头破血流。

  前一秒还是妙龄少女,后一秒就成了一具了无生气的将死的尸体。

  尽管还没到本片的高潮,但这个过程却真实地让人背脊发凉。

  不过珠燕还没死,她被张京哲拖到自己的住所,奄奄一息。

  张京哲摆弄着自己齐备的刀具,地上难以洗刷的血污都说明了,他是个惯犯。

  珠燕用尽最后一丝气力,向眼前这个恶魔求情。

  不是为自己,而是为了孩子,她怀孕了。

  但下一个镜头,她已经成了七零八落的一堆肢体,订婚戒指滑落进下水道口,成了她在此遇害的证据。

  恶魔终究是恶魔。

  很快,她的尸体就“陆续”被发现了,先是小孩在河边田野上捡到破碎的耳朵,再到全警出动,终于在水沟里发现了她冰冷苍白的头颅。

  未婚夫秀贤作为特工,天天都在保护着大人物,而珠燕的父亲也是一名老刑警,两个男人为保护别人奔波了一生,到头来却连自己的妻子、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。

  无力、悔恨和愤怒将他们击溃了,秀贤决意要亲自复仇,老丈人握住他的手,默许了他接下来的暴行。

  “你所受到的痛苦,对那家伙,以千倍万倍还给他。”

  秀贤利用职务之便搞来一颗带有追踪和监听功能的胶囊,珠燕的父亲又靠着警局的资源,拿到了4个最有可能的嫌疑人资料。

  秀贤开始了复仇。

  第一个嫌疑人,被秀贤追查到时,正猥琐地看着小电影,秀贤很轻松地制服了他,还砸碎了他的下体……

  尽管他并不是杀害珠燕的凶手,但在秀贤的暴力逼供下,他第二天就自己找警察自首了几起以前犯下的血案:

  两个月前女老师的尸体,几年前的女学生失踪,都是他干的。

  看到这里,原本还觉得秀贤下手太重的邪君只想说,干得漂亮!

  这似乎也暗示了全片的主题:

  只有对等的暴虐,才能铲除对等的恶。

  终于,秀贤追查到了张京哲,他以保险公司员工的名义探访了他的父母家,却发现张京哲早就和父母断了联系,唯一的儿子也不闻不问,丢给两老抚养,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。

  好在儿子知道父亲的住址,就这样,秀贤终于追查到张京哲屠宰场一样的居所,在下水道口,秀贤捡到了珠燕的戒指。

  一面确认了凶手终于可以开始复仇大计,另一方面又睹物思人想起了未婚妻子,似乎能感受到,有什么东西在秀贤眼中熄灭了,又有一些东西在他眼中燃起,不得不说李秉宪演的实在是太好了。

  另一边,张京哲也没闲着,他先是以可以顺风车为由杀害了一个等车的女人,又把一个女学生带到一个荒僻的大棚准备强暴。

  好在秀贤及时赶到,没有花哨的功夫,只有写实的肉搏,张京哲很快在训练有素的秀贤面前败下阵来。

  但秀贤抑制住了手刃仇人的冲动,他踩断了张京哲左手手腕,把GPS胶囊塞进昏迷的张京哲嘴里就离开了。

  猫鼠游戏正式开始。

  讽刺的是,张京哲醒来后深夜独自在路边打车,竟成了其他罪犯的猎物。

  李鬼遇李逵的结果嘛,自然是两个歹徒双双被张京哲反杀。

  但他也受了伤,只好找了一家私人诊所,只因为医生说话不用敬语,张京哲马上就原形毕露。

  临走前,还准备在小护士身上发泄一番。

  从珠燕,到搭顺风车的少女,从险些遇害的女学生,再到这里的医生、护士,可以看出张京哲有着极强的反社会人格,他极度自卑又极度自负,暴躁易怒,只会用暴力的极端手法解决问题。

  从来不认为自己有问题,而是社会对自己不公平,似乎是这类人的通病。

  但他不知道,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秀贤的监视之下。

  秀贤迅速赶到制止了他的暴行,这一次,他又挑断了他的右脚脚筋,把他丢到一个废弃的停车场。

  张京哲终于明白,他接连遇到这个神出鬼没的男人并非偶然,而是陷入了对方的捕猎游戏。

  这反而激起了他的兴致,变态杀手怎能容忍自己被别人耍的团团转,他嚣张的表示要奉陪到底。

  《三体》中有这样一句话:

  “失去人性失去很多,失去兽性失去一切”。

  癫狂的困兽会做出怎样的举动,血腥的事态又会发展到什么程度?

  因为警方的介入,老丈人得知了秀贤的所作所为,劝他收手。

  小姨子也言辞激烈地劝他,不要再继续下去。

  但邪君认为,老丈人和小姨子的出发点并不一样。

  小姨子不认同姐夫的做法,是因为她更害怕自己被凶手报复,落得和姐姐一样的下场。

  而老丈人,他虽然支持秀贤的复仇,却更担心女婿被复仇耽误了人生,在女儿的死和女婿的生之间,他选择了后者。

  不过秀贤没有妥协,他早已决意倾其所有。

  走投无路的张京哲投奔了自己的“朋友”。

  所谓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变态杀人狂的朋友也是个变态杀人狂。

  他出场时,就拿生肉喂着猛犬,吃饭时又对着一盘生肉大快朵颐。

  后来才知道,他吃的、喂的,都是人肉。

  他的冰箱里冷藏着残肢,地下室里,还锁着新鲜待宰的“食材”。

  这边他开始准备明天的“早餐”,那边张京哲就看上了他的妻子……

  三个变态齐聚一堂,一直单方面压制的秀贤这次对付起来明显吃力了些。

  但情报局特工的能力不是盖的,尽管受了点小伤,但他还是将三个人都打至昏迷。

  他把变态夫妇留给了警察,自己将张京哲带走医治。

  他的复仇还没有结束,他还要再一次放生猎物。

  但张京哲在假装昏迷中偷听到了关于体内定位胶囊的谈话,原来胶囊有抑制排泄的功能,所以才会一直待在他体内。

  第三次被放生的恶魔,终于有了翻盘的筹码。

  他直接去药店吞了半瓶泻药,还“顺手”杀害了店员,排出了胶囊。

  等秀贤感到定位点,只有一个被打晕的路过警员。

  张京哲已经消失无踪,他不再是秀贤手心里的小白鼠,他也开始了“复仇”。

  此时他已经知道了秀贤就是珠燕的未婚夫,因此他决定,先杀掉珠燕的父亲和妹妹,然后去自首。

  是的,可笑不?自首居然成了他赢得这场游戏的筹码。法律的制裁,却成了恶魔的庇护所。

  秀贤通知了警察,自己也全速赶往岳父家,但还是太迟了。

  岳父被打得血肉模糊,珠燕的妹妹也被抛尸在隧道里。

  秀贤为自己的一意孤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他似乎迟疑了,但老丈人在弥留之际再次握住了他的手。

  尽管没有亲自复仇,但父亲早已把自己的性命和女儿的公道都托付给了他。

  做完这一切,恶魔如约来到警察局前自首。

  几乎所有警员都严阵以待,秀贤的敌人又成了警察和法律。

  如何从那么多警察眼皮子底下把恶魔抢走,让他接受自己的制裁?

  秀贤急中生智,撞掉了车门,不顾一切地冲过去,把路中央满身鲜血耀武扬威的恶魔掳走了。

  故事的最后,又回到了恶魔最熟悉的地方。

  也是秀贤的未婚妻和未出世的孩子遇害的地方。

  当死亡终于降临到自己头上时,这个杀人如麻的恶魔,终于认输了。

  他先求秀贤赶紧杀了自己,又语无伦次地道歉求秀贤放了自己。

  最后,他又示威似的说道:

  “我不知道什么是痛苦,也不知道什么是害怕,你从我身上,什么也得不到。”

  很难说他是真的有了一丝悔恨,还是为了活下去的恬不知耻,又或许,生或死,痛苦或愉悦,于他来说都不重要,他依然沉浸在这个游戏里,只想和秀贤争个输赢。

  但即使是恶魔,作为人生存在世,就有怯懦的弱点。

  的确,秀贤输了,未婚妻曾是他的软肋,却被恶魔玷污杀害,无论他如何复仇,在不知痛苦和恐惧的恶魔面前,任凭自己再怎么折磨他,人都不会起死回生,根本没有所谓的公平和赢家可言,痛苦将伴随他一生。

  但恶魔也有自己的软肋,那就是他的家人,他的父母,他的儿子。

  通过秀贤设计的机关,张京哲家人推开门的那一刻,也是他的死期,临死前的不堪、绝望,都由他自己的至亲见证,他的性命,也由他的至亲来终结。

  还有什么比手刃自己的孩子、父亲,更恶毒更残忍的复仇呢?

  做完这一切,一直一副冷峻面孔的秀贤终于放声大哭。

  这一幕看得邪君无比揪心,他终于惩治了恶魔,但代价是,自己也变成了恶魔。

  影片集齐了所有的恶,用最极端的案例展示了以暴制暴的复仇。

  手刃仇人,以血还血,以牙还牙的快意恩仇,作为观众,看完可能会大呼畅快,但作为主角,也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。

  秀贤一定要私自虐杀犯人,且不说是因为死刑太痛快了这样的凶手,要知道韩国在1997年就废除了死刑,即使犯下重罪也可以在牢里“安度余生”。

  此前轰动全国的江歌遇害案,即使有150万人签名请愿判陈世峰死刑,但在日本法律的“庇护”下,也只判了20年有期徒刑。

  而在高度发达的国家,尤其是北欧地区,不仅废除了死刑,还建立了极其舒适,甚至远超我们很多人生活水平的监狱。

  以暴制暴注定会以悲剧收场,固然不可取。

  但看似天经地义的“杀人偿命”的议题随着时代的发展却有了不同的答案,关于这个矛盾的议题,你们又是如何看待的呢?

热线电话| 投诉建议Copyright © 2002-2011 天博 版权所有 湘ICP备14009798号 | 技术支持:天博平台